图形的真实性探究

暂无 来源:艺术设计系

图形的真实性探究

美术教育研究 Art Education Research

余松涛 杨雪松 (武汉大学)

摘要:艺术创造的要义是对主体和客观的整体建构, 即对内在情感和外在世界的整体把握。艺术形象是艺术活动中客体的再现与主体的表现的统一, 而创作者的表达与观者的接收之间是否一致, 则取决于视知觉这一过程。现代心理学研究表明, 视知觉过程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物理过程, 而是一个复杂的心理过程。文章选择从视觉与智力的角度阐述观者主体所达到的真实。

关键词: 视觉真实 智力真实 视知觉

一、视知觉过程

       现代心理学研究表明, 视知觉过程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物理过程, 而是一个复杂的心理过程。知觉过程有三个阶段:感觉阶段、知觉组织阶段和辨认与识别阶段。在感觉加工阶段, 物理信号被接受并转化为神经信号和感觉经验;在组织阶段, 知觉加工把感觉信息组织为一致的图形并产生客体和模式的知觉;在辨认与识别阶段, 人们把对客体的知觉与记忆中的表征进行比较, 然后识别客体并赋予意义。阿恩海姆指出:“所谓视觉, 实际上就是一种通过创造一种与刺激材料的性质相对应的一般形式结构, 来感知眼前的原始材料的活动。这个一般的形式结构不仅能够代表眼前的个别事物, 而且能代表与这一个别事物相类似的无限多个其他的个别事物。”因此, 知觉的过程必然包括抽象、分析、综合、补足、纠正、比较、结合、分离等方法。

二、视觉真实与智力真实

      无论图形是写实的还是抽象的, 在观众的脑海里都不仅是眼前原始材料的呈现, 还包括了无限多的联想与想象。在观察平面图形的视知觉过程中, 图形所呈现的物理信号符合观者以往的视觉经验, 对客体的知觉与记忆中的表征相对应, 称之为视觉真实。图形呈现的物理信号与现实世界不能直接对应, 而在视知觉过程中观者对客体的知觉与记忆中的表征相对应, 观者能够理解平面图形所呈现的信息, 则称之为智力真实。以下将从观者主体和图形客体两个角度展开论述。

       第一, 从观者主体出发。阿恩海姆指出:“一个人在某一时刻的观察, 总要受到他在过去看到的、想到的或者学习到的东西的影响 (积极的或者消极的影响) 。”人的视觉在接收外界信息时是有选择性的, 有序的、有规律的、有吸引力的事物更容易被接收, 并且更容易被记住。人的视觉受到眼球构造的限制, 处于视觉焦点的事物相对于焦点外的事物更加清晰。此外, 存储经历过的事情是一个十分庞大的工程, 想要记下所有看到的事物是不可能的, 所以大脑总是选取最易记忆、最有特征的事物进行存储。在观看儿童画时, 儿童并不需要把生活中的事物描绘得面面俱到, 仅需要通过适当的辨认和解释就可以让人理解。

       期望和情境也会影响主体对图形的认知。知觉识别取决于期望和物体的物理特征, 而物体识别是一个构造和解释的过程。根据已有的知识、所在的场所、周围的环境等因素的不同, 识别出的物体也会有所不同。《历代名画记》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宋太子铸丈六金像于瓦棺寺, 像成而恨面瘦。工人不能理, 乃迎颙问之。曰:‘非面瘦, 乃臂胛肥。’既铝减臂胛, 像乃相称。”意思是说金像是按照真人外形比例建造的, 然而由于体量关系大大超出人们平时的审美对象, 因此人们在观看丈六高的金像时产生了审美偏差, 反倒是越往真实处理越觉得不像, 只有适当牺牲真实, 才能达到审美上的真实。影响图形知觉的主观因素如表1所示。

       第二, 从图形客体出发。图形内部信息也有各自的注意梯度, 图形的不同部分被记忆存储的程度是不同的。在纯白的背景下, 亮度低的色块比亮度高的更容易被注意到;外形较大的比小的更容易被注意到;整体相对于部分更容易被注意到。有这样一则故事:一位作家来到一片茂盛的大草原, 野草随风起舞, 作家心情十分喜悦, 在他心中, 草原仿佛柔顺的毛毯, 此时, 另一位毫无艺术天分的摄影师, 随手拍了一张草原的照片, 照片中杂草丛生, 丝毫没有柔顺的感觉, 这和作家眼中的大草原相差甚远, 连作家都怀疑这照片是不是自己亲眼看到的那片柔顺的大草原。实际上, 作家眼中的大草原不等于现实中的大草原, 在作家积极情绪的渲染下, 早已把杂草丛生的现象模糊了, 因此他眼中的真实和现实就有了差别。照片中的大草原因为照片尺寸大小的限制, 杂乱的现象被放大, 而柔顺的现象被缩小了, 杂乱相比柔顺更容易凸显出来。影响图形知觉的客观因素如表2。

三、图形的类别划分

       针对图形的真实感, 可以从视觉与知觉两个层面对图形进行划分:

       第一类, 视觉真实、智力真实的图形。此类图形有写实类绘画, 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冷军的人物写实油画等, 这类图形的特点是所画人或物无论从造型还是神情来看都能达到惟妙惟肖的程度。画中的人或物与我们以往的认知和视觉经验达到了高度一致, 所以称这类绘画在视觉上是真实的。

       第二类, 视觉真实、智力不真实的图形。如《变形金刚》中的汽车人、《侏罗纪公园》中的恐龙等, 艺术家依靠想象和数码技术创造出的现实生活中不存在的形象, 无论是在造型、动态还是神情方面, 都借鉴现实生活中的人和物, 因此观众对创造出来的人或物不会有强烈的陌生感。当仿真技术运用得十分恰当的时候, 甚至会令观众产生一种真实存在的错觉。然而, 也正是因为虚拟技术, 使得创造出来的艺术形象与理性思维和现实世界相违背, 所以即使在视觉上能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 在智力上仍然是不真实的。

       第三类, 视觉不真实、智力真实的图形。此类为通过提炼、简化、概括等手法描绘现实生活的图形, 如远古壁画、儿童画、卡通绘画等。现实生活中的人与物并不是以此类图形所描绘的形式存在的, 因而此类图形无法直接与人往常的视觉经验相对应。有研究表明, 由于突出一些与众不同的特征, 漫画比精确的画像更容易被识别。这类绘画描绘的人与物虽然在外形和色彩等方面与现实相差较大, 在视觉上不真实, 但是通过识别及辨认, 与以往的视觉经验和审美经验对应, 从而达到智力上的真实。

       第四类, 视觉不真实、智力不真实的图形。此类图形既在外形色彩层面与观者以往的视觉经验不能达成一致, 又不能为观者所理解, 能传达给观者的信息非常少。不懂艺术的老农观看立体主义的油画, 既不能在视觉上达到真实, 也不能在智力上达到真实。视觉真实与智力真实图形的划分如表3。

结语

       视觉真实与智力真实的图形划分并不是固定不变的, 观者看待现实的角度不同, 理解也是不一样的, 不同的观察角度、不同的情境、不同的期望都在时时刻刻影响着观者的知觉。纵观图形艺术的历史, 不同的流派、思潮各领风骚, 而艺术评论真可谓“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每个人声称自己看到的、理解的才是真实的, 而理解了视知觉的过程, 就会明白所谓的真实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

参考文献

       [1] (美) 理查德·格里格, (美) 菲利普·津巴多.心理学与生活.王垒, 译.人民邮电出版社, 2003.

       [2] (美) 鲁道夫·阿恩海姆.艺术与视知觉.滕守尧, 朱疆源, 译.四川人民出版社, 1998.

       [3] (美) 卡尔·考夫卡.格式塔心理学原理.黎炜, 译.浙江教育出版社, 1997.